-

祁老笑嗬嗬地離開,傅雲琛的目光包含笑意的看向眼前的女孩兒。

“這是驚喜嗎?”

顧楠一聳了聳肩:“差點變成驚嚇吧。”

“當我聽說你被拒之門外時,心裡的確有些被嚇到。”

顧楠一大眼睛裡露出疑惑。

“你怎麼知道我被拒之門外了?”

傅雲琛走到她麵前,伸手拉起了她的手。

“先進來再說。”

他拉著她的手,走進科研所。

顧楠一目光四下觀看。

院子裡植被茂盛,種植著很多稀有的植物,有些植物非常嬌貴,不好存活,在這裡卻生長得格外健康,看得出有人在精心照料。

進入科研所的一樓,大廳裡有一個會客區,還有前台的接待人員。

一層麵積大概在三百多平左右,工作人員並不多,兩名前台和一名打掃衛生的阿姨,此時三人都在一樓忙碌著。

讓人意外的是,兩名前台竟然是年輕的男生。

“傅院士。”

兩個男生好奇地打量著顧楠一,當他們看到老闆拉著一個女孩兒進門時,差點把下巴驚掉了。

老闆竟然帶女孩子進科研所了?而且還是手拉手?

這是什麼情況?

無視兩名前台工作人員的滿臉驚愕表情,傅雲琛拉著顧楠一徑直上了二樓。

正在忙工作的傅欣、張尋同二人看到兩個人走過來,表情和一樓的前台工作人員如出一轍。

傅欣更為誇張,手裡握著的筆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。

那雙大眼睛像是一對掃描儀,來回在傅雲琛和顧楠一身上穿梭。

這不是門口那位長得漂亮的女生嗎?

她怎麼會和五叔在一起?

當看到兩個人十指緊扣的雙手後,傅兮腦袋裡的原子核“轟”的一聲爆炸了。

這這這......

難道,這就是傳說中的那位五嬸?

“五......那個傅院士,這位小姐是?”傅欣開口詢問。

顧楠一朝傅欣看了過來,發現她就是剛剛在門口遇到的那個女生時,心裡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“我女朋友。”傅雲琛開口介紹,表情略帶一絲炫耀的意味。

一旁的張尋同驚訝地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“傅院士,你有女朋友了?”

張尋同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,關於傅雲琛有女朋友這件事,傅欣並冇有告訴他,所以此時張尋同纔會如此震驚錯愕。

傅欣頓時換上了一副驚喜的表情,蹬蹬蹬跑到顧楠一的麵前,二話不說拉起了她的手。

“五嬸,你好,早就聽說你是一位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奇女子,今日見到本人真真印證了傳言非虛啊,你比我想象中還要漂亮十倍,不,一百倍!。”

顧楠一看著眼前情緒激動的女生,聽她的聲音很耳熟,瞬間就聯想到前陣子給傅雲琛打電話時,接聽電話的那個女孩兒。

原來她就是傅欣,傅雲琛的侄女兒。

“你好。”顧楠一落落大方地打招呼。

傅欣緊緊握著顧楠一的手不放。

“五嬸,剛剛我在門口遇到你的時候,心裡還在想,這是哪兒來的大美女啊,冇想到你就是我五叔的女朋友,早知道是你的話,我當時就把你帶進來了。”

話落,傅欣埋怨地對傅雲琛道:“五叔,你不是說五嬸明天早上纔到嗎?”

顧楠一急忙解釋:“不怪他,是我提前到了,他並不知道。”

傅雲琛對傅兮道:“你們可以下班了。”

話落,傅雲琛把顧楠一拉到自己身邊宣示主權。

“不急不急,我還有很多話想和五嬸聊呢。”傅欣假裝看不到傅雲琛驅趕的目光,又把顧楠一拉到自己麵前。

“五嬸,咱們去一邊聊,不讓五叔偷聽我們的悄悄話。”

傅欣不由分說,拉著顧楠一就往樓下走去。

手裡落了空,傅雲琛冷清的眸子微微眯了起來。

看來,是該給傅欣安排一些外出的工作了。

感覺到老闆身上清冷的氣場,張尋同默默坐回位置上,雙手快速在鍵盤上敲打了起來。

京大女神論壇

追逐夢想的禿鷲:號外號外,驚天大新聞,傅院士有女朋友了,而且對方年輕貌美,是一位比明星還漂亮的大美女!

這個帖子在論壇上一經釋出,瞬間引起了數百人發帖追問。

【傅院士有女朋友了?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?】

【我看這傢夥肯定是在開玩笑吧,等著傅院士交女友,不如等著我結婚生子。】

【嗬嗬,樓上的,你太小看傅院士了,與其等著傅院士交女友,不如等著我的孫子輩出生還差不多。】

樓上這幾位都是男同學,也是傅雲琛的頭號迷弟。

雖然崇拜傅雲琛的能力,但他們一致認為,傅雲琛有女朋友的可能性為零。

樓下,有女生髮帖問

【你說的是真的嗎?傅院士真的交女友了?天哪,千萬不要是真的啊。】

【我不接受這個事實,這一定是有人故意拿傅院士來做噱頭的,我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!】

樓下數百條帖子,有男有女,一致保持懷疑態度。

京大是華科院直屬的名牌大學,華國第一學府,所以京大的學生在校期間,能力突出的都會被選入華科院實習。

像傅欣、張尋同目前正在讀大三,已經跟在傅雲琛身邊一年多了。

所以京大的學生對華科院的院士們都比較瞭解,尤其是傅雲琛這位傳奇人物,雖然他冇有正式入職華科院,但華科院卻給了他院士的職位,京大的很多學生都以他為榜樣。

雖然鮮少能見到本人,但京大的各大論壇上,依舊熱衷於討論有關於他的話題。

尤其最近中段攔截彈道導彈試射成功,成為了京大學子們引以為傲的事情,傅雲琛的討論度直接衝到了學校話題榜第一名。

所以,今天關於傅雲琛有女朋友了這件事,很快成為了京大全校學生討論的重大話題。-